西部法制报:党旗下的忠诚——讲述监狱警察的故事

  添加人:默然子  添加时间:2018-12-26  

红色基因 薪火相传

有这样一个地方,它被人们形象地称作特殊学校、特殊医院,因为它能够唤醒泯灭已久的良知,让迷途者知返、让失足者重生。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信仰坚定、忠诚于党,恪尽职守、无私奉献,涌现出了一批批英模人物。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在“大学习大整顿大练兵”专项活动蓬勃开展之时,陕西省监狱系统在全省各地举办多场党旗下的忠诚——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英模事迹报告会,讲好先进典型故事,传播榜样的精神力量。本报特开设专栏,请报告团成员为读者讲述监狱警察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严格规范执法、捍卫公平正义的故事。 

12月20日,在党旗下的忠诚——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陕西监狱人民警察英模事迹报告会上,报告团成员、富平监狱警察陈旭讲述了四代模范监狱警察的故事。 

第一代模范典狱长党鸿魁 

1937年,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看守所在延安清凉山上一排排普普通通的窑洞里创建,由此拉开了新中国监狱工作的序幕。 
  今天的故事,就从延安时期的边区监狱说起。有一天,时任典狱长的党鸿魁接到上级指令,要迅速撤离转移罪犯。就在转移行进的路上,突然有个犯人趁人不备逃跑了,队伍中顿时出现了骚动。党鸿魁却淡定地说,你们不用追他,更不要用枪打他。那个犯人一路狂奔,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山间。犯人跑到中途,已是饥肠辘辘,随手便拔了一撮儿野草充饥,口里嚼着难以下咽的野草,脑海里忽然闪现出自己生病时,党鸿魁不时来看望,还用白面做了拌汤给自己吃的场景。平日里典狱长对自己那么好,这一跑,党鸿魁怎么办?会不会被追究责任?想起这碗拌汤,犯人觉得,怎么也不能做对不起党鸿魁的事,于是又跑了回去。 

“扑通”一声,犯人跪在了党鸿魁面前,痛哭流涕:“我今天逃跑,对不住您。我回来了,我心甘情愿地回来了,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党鸿魁看着这名逃跑的犯人,坦然地说:“快起来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当时,党鸿魁特地向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打报告,请求对该犯人不予加刑。时任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副院长乔松山批示:“这真是奇事,历史上哪有跑了的犯人又跑回来的?我们要大力宣传!” 

事实上,在党鸿魁担任典狱长的四年时间里,尽管关押设施十分简陋、人员十分紧缺,边区监狱没有一个犯人脱逃。 

党鸿魁常说:“咱们边区的监狱就是学校,对犯人绝不能打骂和施用严格的处罚,要从思想上教育他们,要对不同性格的犯人施用不同的教育。” 
尊重犯人人格,对罪犯实行教育和生产相结合的感化教育,成为陕甘宁边区监狱的指导思想,并在此后几十年的监狱工作实践中不断发展与升华。 
1944年12月,党鸿魁被评为陕甘宁边区特等劳模,成为我党监狱史上的第一代模范典狱长。

穿警服的战斗英雄高万山 

电影《上甘岭》中有位扛机枪、守坑道的战士,他的原型人物名字叫高万山。他参加过解放战争,也经历过抗美援朝。 
  1956年3月,高万山转业到陕西省黄陵县大山深处的上畛子农场监狱工作。那时正值农场初建时期,条件异常艰苦。高万山和农场干部们克服重重困难,一同带领犯人开荒种地。当时,原部队领导曾来到农场劝高万山回部队担任军官训练的教导员,但他考虑到农场干部紧缺,便婉言谢绝了,他说:“在哪儿干,都是干。”这一干,就是大半辈子。即便是离休后,高万山也始终保持着革命传统和军人气节,保持着一名共产党员的本色。他常常教导子女:“要好好工作,一切以工作为重。” 
  在这种良好家风的熏陶下,高万山的子女现在仍在陕西省监狱系统工作。和高万山一样,新中国几代监狱人民警察很多都是从硝烟弥漫的战场或是卫国戍边的军营走来的,他们脱了军装穿警服,把一腔热血挥洒在了共和国监狱工作的特殊战线上。他们在这里“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几十年来,人民警察的警服历经了8次变迁,从上白下蓝到橄榄绿,从橄榄绿到藏青蓝,改变的是颜色,不变的是赤胆与忠诚。 

监狱系统的“神捕”张力光 

时代是“出卷人”,新一代的监狱警察是“答卷人”。 

张力光,是陕西省监狱系统赫赫有名的“神捕”。2009年3月1日,全国两会即将召开,重刑犯张国显越狱脱逃,张力光被紧急调往追逃第一线。为了尽快抓获逃犯,他摸排了上百个社会关系,走访群众近千人,不厌其烦地给逃犯的亲属和重要关系人做思想工作。有天,当得知就在15分钟前,逃犯刚刚给河北一个叫张建平的人打电话借钱后,张力光立即报告指挥部请求赶往河北做张建平的思想工作。当时已是凌晨一点,张力光的爱人还在单位值班,他不忍心却又不得不将熟睡中只有7岁的儿子叫醒,送到同事家中,随即连夜驱车赶赴河北。滂沱的大雨,180公里的时速,对家人的愧疚使他一路默默无语。他带队马不停蹄辗转2000多公里,先后奔赴省内外3个监狱、6个看守所提审在押人员20余人次。仅这次追逃,他的足迹就遍布全国11个省30多个地区。张力光坚信,网织得越密,逃犯触网的可能性就越大。

就在张国显脱逃的第15天,张力光的母亲突发脑溢血住院,当天便要进行开颅手术,而当时也正是摸排各类线索的关键时刻,张力光匆忙赶到医院办理了缴费手续,一边祈祷手术顺利进行,一边还在医院大厅里约见了一个重要关系人。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掌心。张国显被抓获时,曾问张力光:“你凭什么能抓到我?”张力光对他说:“为了抓你,我记了4本日记,我比你自己还了解你,抓你只是迟早的事。” 

自18岁从警至今,30多年的时间里,张力光成功追捕省内监狱逃犯13人,累计行程3万多公里。家人、朋友不解,问道:“又不是你的本职工作,这么抛家舍命,值得吗?”他说:“穿上这身警服,就意味着忠诚与奉献、责任与担当。” 

2012年4月,张力光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走上央视的青年警察袁涛 

在崔家沟监狱,警察袁涛发现有一名因为抢劫被判刑入狱的罪犯宁东来性格孤僻、沉默寡言,在服刑的一年多时间里,没有一次家属会见,于是放弃休假专程走访了宁东来的家乡。但当他几经周折找到宁东来家时却扑了空,紧锁的大门外已长满了荒草。邻居说:“他媳妇早就出去打工了,好几年都没见回来。”

袁涛回到监狱后便更加关注宁东来的改造。一次次谈话,一次次交心……宁东来渐渐打开心扉,慢慢地开始信任袁涛。 

有天夜里,宁东来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里想着:说还是不说呢,袁警官对我这么好,但自古杀人偿命啊,这一说,我这脑袋恐怕就保不住了……思来想去,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给自己掖被角,眯起眼睛看到了袁涛,这时他又想起大年初一袁涛在监区值班时给自己打的那一大碗羊肉,心里暖暖的,却更加不是滋味了。 

第二天,袁涛办公室传来了一声轻轻的“报告”声,罪犯宁东来主动向袁涛坦白了他杀害妻子的漏罪。袁涛问他:“你不怕加刑吗?”宁东来只说:“你对我好,我也要对你好。” 

这个故事被拍成了微电影《第一监区》,而故事的主人公袁涛——这位80后警察也走上了中央电视台的颁奖晚会。 

在陕西省监狱系统,像党鸿魁、高万山、张力光和袁涛这样的英雄模范还有很多,但更多的是那些长年累月始终坚守监管一线,默默无闻、甘于奉献,为建设法治陕西、平安陕西,为教育改造罪犯付出青春、汗水甚至生命的人们。 

本文来源:西部法制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